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轻扫》。

盏茶时间不到,方子安便回到了西园小楼二楼。奇怪的发现秦惜卿和沈菱儿正站在楼梯拐角处等候。方子安还以为她们是急着离开,并没有在意。只接过绳索刀匕等物背在身上,快速的整顿着装备。

突然间,上面的卧房里传来了奇怪的声有妖,官府突然出手,而且时机拿捏的极准。毕竟按照往常官府的行事做派,等召集好如此多的人手,恐怕斗殴早就结束了。

“我们被抓去二十七人,恶狼帮那边十几人,你说会不会是向公子那边?”程镇北消息极广,自是知道了昨夜闻香阁的事情。

片刻,蕭凌覺得已離開了城鎮,见过他的人,也知道他是花如玉

天空阳光如火,在淮安府的城墙外,一架战马飞奔而来,一名蓝衣青年手持缰绳,不停的策马扬鞭。

其身后近千米外,数千骑紧跟了上来,由于他马上还有一人,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在缩小,短短一会儿功夫,相对已经不过六百多米。

城墙上,站在最中间的王孝山将军脸色狂变:“速速命令城中所有大军到城门前集合。”

“遵命。”那名小将立即领命而去,而在王孝山身旁不远处正在着几名青年,“小公子们,请你们速速回到城中,此处太过危险。”

在他身边的绾海花看清了马上人的模样,立即命令道:“是沈大哥,快开城门。”

王孝山有些为难,因为敌人就在眼前,城门打开一个不及有可能就被敌人冲了进来,他王孝山不要成为千古笑柄。

“你们快开城门让沈郎进来,快点。”琢儿姑娘见旁边的将军还没有下命令,非常焦急的喊道。

“王姑娘,这群女真人离这边太近了,如果贸然开城门,很有可能这些人也跟着冲进来,到时候整个淮安府所有黎民百姓就危险了。”她身旁的凌天成解释道。

他说的没错,因为两骑相差仅几百米,对于骑兵来说,几乎片刻即至,淮安府的巨型城门根本来不及开合。

“这不是你们的亲人,你们当然不会急。”王琢儿看向凌天成,脸上有些愠怒的说道。

“绾姑娘,好歹你也喜欢过沈郎,你快点让这位王将军开城门。”琢儿满脸焦急的祈求道。

“王将军,快开城门,要是他有些什么危险,我一定告诉爹爹,让你们都不好过。”绾海花同样有些生气,这些人把她的话当成儿戏,而且几个哥哥没有一个听自己话的。

“大小姐,现在的情形就是凌帅在这边,他也绝不会开城门,府内数十万百姓都仰仗这一道城门,不是你说就行了,那人死在外面也是其死得其所。”王孝山丝毫不为所动。

“你们这群人,当初要不是沈郎在那艘船上救你们,你们现在一个个都死了。”琢儿望着那群男的,眼睛里满是泪水。

凌天成等人面露愧疚,但是“王姑娘,我们也知道沈杰对我们有救命之恩,但是在大.是.大.非.面前,我们愿意死了自己,你看,这淮安府,这么多的黎明百姓,你让我们怎么下得去命令。”

“你们混蛋,一群混蛋,当时真不应该救你们。”琢儿脸上狂怒,人就想冲下去,却被两名兵士控制在一边,她还在拼命得.挣.扎.着。

沈杰刚刚在距离城门千米外,就看到了城墙上的琢儿和凌天成等人,他们应该也看到了自己,但是眼看自己离城墙越来越近,城门没有丝毫开启的意思,他的脸色顿时一变,口中却大喊道:“快开城门,我这里有敌方大将。”> 無論告訴他真話還是假話都是害他(她是這么認為的),但也不能輕饒了他。

劉欣悅收回眸光,上下打量一下金無憂,似乎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,不徐不緩別有深意的道:“我只知道他是一個閑不住的靈。”

“嗯?”

金無憂面露疑惑。

劉欣悅也不傳音,而是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道:“你沒感覺最近這段時日不對勁么?”

似乎是被這種氣息所感染,金無憂四下瞧了瞧,“哪,哪里不對勁?”

剩下的兩人一妖也是看了過來。

劉欣悅這才笑逐顏開道:“在葉叔叔與宗門大比高強度的雙重壓力下,你怎么又胖了?”

大家皆是面露笑意。

知道被人耍了,又被人截到了痛處,金無憂還是禮貌且不失尷尬的笑了笑,因為看似是玩笑,其實更像是一種警告。

蘇瑾瑜為其解圍道:“現在咱們去哪?”

這句話引得劉欣悅心里虧欠感愈發強烈,很想要說點什么,可奈何權利有限,找不到與宣若山同等級的好去處,如果去處不好,臉面上又過不去,左右為難的她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。

大家沉默了一小會,蘇韻兒道:“出來有段時日了,我想先回煉丹堂,印證一下近日來的些許感悟。”

蘇瑾瑜聞聽此言,答應道:“嗯,也好,我與你一起去,順便拜訪一下柳長老,看看那些師弟師妹。”

“奧。”蘇韻兒應了一聲。

他兄妹二人先后向眾人告別,祭起一艘靈舟,化作一抹流光遠去。

“那我也回去了。”金無憂對著劉欣悅揮了揮手,“師姐再見。”

“嗯,再見。”

金無憂駕馭真寶穿云梭疾馳遠去。

最后還要大家來遷就我,我真沒用。

劉欣悅看了看被金無憂刻意慢待的邱燁澤,“師弟來第三浮島也有段時日了,要不要師姐帶你到弟子住宅區走走?認識些新朋友。”

邱燁澤見禮道:“多謝師姐好意,可韓大哥吩咐過我不準離開宣若山,這次下山也是迫不得已,我看我還是原地待命的好。”

“嗯,那好吧。”

劉欣悅看了看山上,轉身邁著輕盈的步伐漸行漸遠。【(她有些失落,山上的事更讓她開心不起來,但她不想在別人面前顯露出來。)標注這種東西,是怕部分讀者看不懂,能看懂的讀者請自行略過,沒有輕視任何人的意思。如果寫在原文中,那么感覺味道就不對了。看盜版的讀者有時間的話可以來正版區評論收藏一下,這本書發在縱橫,至于會不會簽約,還不知道。】

邱燁澤眸光略顯暗淡,席地而坐,開始運功修行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轻扫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柠木香

无为秀才

柠木香

笨蛋也写书

柠木香

墨鱼甲乙

柠木香

睡醒就饿

柠木香

阴天神隐

柠木香

艾鱼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