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咪乐|直播|2018版 2017年全球邮轮产业出现了很多令人欣喜的新变化,近日,TRAVELAGENTCENTRAL网站发布了2018年关于邮轮旅游行业的十大关键发展趋势预测,预测中指出,用户对豪华游航线的需求将猛增,同时,将有更多的新型邮轮下水。

首页>> 资讯>> 读书美文

蒯天和他的诗歌

【连网】  在我的印象中,蒯天是一位有理想、有热情、有作为、敢干事、能干事、干成事的人,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艺术教育工作者,而且还是一位很有潜力的诗人。

我和他相识有20多年了,当初他还是个热情洋溢的文学青年,经常会带着文学创作上的问题到我这里来,谈谈他的看法和认识,有时候工作中遇到难题也会找我商量,一来二去我们越来越熟悉。难能可贵的是这份情感至今不变,这份交往也从来没有断过。与蒯天交往的人,都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他为人襟胸坦荡、直言快语、待人诚挚、富有朝气。对于看不惯的事情,当面就要指出来,即便是得罪人也要说。蒯天对文学追求的执着,自始至终都表现得义无反顾,从一开始的小小萌芽,到后来遇到的顺境、逆境,他一直都保持着前行的姿态。在文学创作上,蒯天可以说是个多面手,报告文学、小说、散文,文艺评论样样都挥洒自如、出手不凡,一些文学作品在省内、全国文学评奖活动中都获过大奖。纵观他的这些文学作品,不能说篇篇珠玑,但字里行间时不时就会透出智慧灵动的火花,让人回味。

前几月,蒯天将他早年的诗歌作品整理结集,准备出版,想请我为他的诗集写几句予以鼓励,我无法拒绝一位为文学事业执著追求者的请求,欣然应允。翻开摆在我面前这本诗集的书稿细读,这本诗集意蕴丰厚,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,能够给人以人生感悟与情感冲击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·情采篇》中提出:“故立文之道,其理有三:一曰形文,五色是也;二曰声文,五音是也;三曰情文,五性是也。”蒯天诗歌是情才飞扬的。正是内化的“五色”“五音”和内发的“五情”,构成自我抒发类作品的意象语言世界。语言也由其原初的代表指称性转向了象征、影射、隐喻、联想、暗示、引申,更多的是理解语言所蕴含的寓意。蒯天的诗“五色”兼备,“五音”发达,“五性”俱全,是情才飞扬的,具有独特的魅力。《如果》通过四季写一段恋情由相识、相知到相失、眷恋的复杂进程;而《白葡萄》由窗帘外葡萄架想到种葡萄的亲人,更勾起乡情的遐想;《鸽子》写被禁锢的向往自由的鸽子对于鸽笼的冲击。这些诗作都情才盎然。

王昌龄总结:“诗有三境,一曰物境,二曰情境,三曰意境。”“三境”的核心是“意境”,而意境是“张之于意,而思之于心,则得其真也。”蒯天的诗大多数都是以一个中年人的生命感悟为创作动因,借助于日月山川,抒发自己的生命体验,具有深邃的意境。《生日红烛》抒写离情别绪,具有浓郁的感伤氛围,两个“断肠人”依依惜别的情境历历在目,而《十八岁的少女》描摹十八岁少女失恋之后,“伏在同伴肩头一首接一首唱歌\唱累了抬起头寻找星星”,因为“十八岁啊不那么沉重的年月\还不懂得怎样珍惜”。我们不禁感慨;十八岁真好!这是经历人事沧桑人的视角,十八岁可以挥霍时光,二十八岁就无权这样随性,应该好好珍惜。王昌龄说:“文章兴作,先动气,气生乎心,心发乎言。”蒯天的诗歌,既包括丰富的想象力,也指“感”“情”“理”等心理官能的交融、遇合,这些心理动能一旦畅通运行,就可以“通千载,接万里”。这些内化的结晶通过人、物等为媒介,最终依仗语言而外现,刘勰用“意授予思,言授予意”来概括。蒯天的这些作品,既有丰富的情感,又有发达的想象力。这些诗作的抒发模式是由内心向外流注,其向外流注之情凝定成了特定的语言形式,注重内在节律的抒发,以言抒志,以诗缘情,其情感自己往返于人心和人世之间。《感谢阳光》《村野》《妈妈和她的女儿》《内陆河》等诗作都依稀可见创作者的情怀,他把创作活动当作生命有机组成部分来加以表现,创作是生命的创造性再现。

鲁迅提出:“文化常进于幽深,人心不安于固定,二十世纪之文明,当必沉邃庄严,至与十九世纪之文明异趣。新生一作,虚伪道消,内部之生活,其将愈深且强欤?精神生活之光耀,将愈兴起而发扬欤?成然以觉,出客观梦幻之世界,而主观与自觉之生活,将由是而益张欤?内部之生活强,则人生之意义亦愈邃,个人尊严之旨趣亦愈明,二十世纪之新精神,殆将立狂风怒浪之间,恃意力以辟生路者也。”蒯天在这些诗作中实现了由“外”而“内”又由“内”而“外”的转换,其中,“情”具有鲜活的生命,是抒情主体整个生命的寄寓,用于承载生命之情的具体物象已经失去其原初意义。朱光潜认定:“情感是综合的要素,许多本来不相关意象如果在情感上能调协,便可形成完整的有机体。”由外在的东西,引发创作者内心的感动,这种感动所产生的力量,是作品是否有生命、有独创性的关键所在。蒯天的诗作往往是内心独白式的倾诉,是诸种意象在创作者生命感悟中的无缝对接、奇妙遇合。他走进主体生命的观照、反省之中,感受到种种矛盾、冲突,因而陷入困惑状态而难以解脱。正是这种铭心刻骨的生命体验,使得主体超越时空限制、生命隔膜,进入到通古博今、天人合一状态之中,体验人类共同情感,实现由主体感受到生命共性的象征。

白居易要求: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。”蒯天的这些诗作,既仰望星空,又深深地扎根于坚实的大地上,是与我们伟大的时代共脉搏,与我们的人民共命运的。(■ 顾浩)

 

相关新闻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