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> 我的暗界副本 > 第102章 你这浓眉大眼的,也是个机灵鬼

第102章 你这浓眉大眼的,也是个机灵鬼


  “戈尔多,你能和这些家伙交流吗?”
  树精出来,冻的头顶的树叶都蜷缩了起来,像是烫了个泡面头。
  “大人,好冷啊!嗯?这么多强者,我们打不过啊!”
  “所以才让你先交流,看看能不能先拉拢一批,再打压一批,分而化之。”
  “大人,您的智慧让我……好好,我立马去。”
  白凡用眼神制止了戈尔多的连篇废话,让他快点干活。
  树精慢慢走过去,他选择进行交流的目标,却是那看起来比较好交流的雪人长者。
  雪人长者抬起双管猎枪,指着戈尔多,猎枪开始散发银光,枪管口出现了一个漩涡,周围的能量疯狂的被枪管所吞噬,蓄势待发。
  戈尔多连忙摘下一片树叶,递了过去。
  这个雪人长者继续指着他,让另一个雪人长者过去。
  拿到树叶的雪人长者忽然不动了,让持枪的雪人长者敌意猛增。
  与此同时,另一侧的那群霜狼中,一只白色的巨型霜狼,凝视着接受语言通祝福的雪人长者,幽蓝色的狼眸中,一圈圈光芒缓缓旋转,最后消失在眼底。
  随后,白凡终于听到了能听懂的话。
  “外来者,你们来做什么?”
  “别误会,我们只是来寻找一些材料!”
  但雪人长者不买账。
  “来自黑暗的外来者,请你们尽快离开,否则,我们将出手进攻。”
  听到雪人长者称他们为来自黑暗的人,白凡也不意外。
  暗界待久了,哪怕他大部分时间都躲在资源点里,但依旧沾染了不少属于暗界的气息。
  这股气息是非常明显的,充满了腐朽、压抑、恐怖的味道,而且也清理不掉。
  “先别,我能问一个问题后再离开吗?”
  “问!”
  “你们为什么都卡在了同一个……层次?”
  仿佛是这个问题触动了他们内心深处最痛的地方,雪人长者忽然双目发红,狂性大发,端起双管猎枪就是一通突突。
  白凡连忙把戈尔多送回暗界副本,但还是挨了一下,打掉了上万生命值。
  雪人长者开始动手时,别的野怪默默退开了,躲在了远处看热闹。
  而白凡也是牢牢抱着薇儿的腰,让她带着自己躲伤害。
  “冷静!冷静!我没有恶意,就是想给你们提供一个出路!”
  雪人长者一听,立马就停手了。
  “出路,什么出路?我们唯一的出路就在这冰封深渊下!”
  “但我来了,就有了第二个出路!”
  雪人长者将信将疑,总算是停止了突突,觉得和白凡似乎可以谈一谈。
  白凡见状,也松了口气。
  得亏这群老头心思单纯,这要是遇到一群老狐狸,肯定会再榨几斤油来!
  就在白凡和雪人达成共识,准备深入了解时,那些巨型荒原雪魄却发起了攻击。
  “柴达夫诺夫斯基,你们疯了吗?为什么连我也要攻击!”
  “这些棒棒冰肯定是不想让你们获得新的出路,否则大家都一样,唯独你们先走一步,它们肯定会担心的。”
  白凡一旁吱吱着。
  雪人长者被迫应战。
  霜狼和雪怪退得更远。
  白凡拉出阵兵,也加入了战斗。
  他的阵兵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法系单位,战斗力不强,但精通多种增益和诅咒法术。
  尤其是亡灵法师和死亡女妖,更是其中佼佼者。
  巨大的轰鸣声中,雪人长者枪管不断喷出硝烟,巨大的子弹对巨型荒原雪魄造成成吨伤害。
  而雪魄也不甘示弱,一颗颗深蓝色能量球,带着长长的尾巴,划过一道道弧线,轰炸过来。
  白凡脸都快绿了,紧紧抱着薇儿不撒手,薇儿倒是没什么压力,八跟纤长肢体摆动间,轻松躲开无数攻击。
  她位格比雪魄高太多了!
  仅仅是位格压制,雪魄打到她,也只能造成百分之二的伤害。更别说现在根本打不到她。
  倒是雪人长者,虽然是人形生物,但生命值比雪魄还高,而且抗寒能力非常强大,所以看起来很狼狈,实际上也没什么问题。
  而这时,本来已经溜了的巨型霜狼,居然绕了一圈,从侧翼进攻过来。
  “你们就没有盟友吗?”
  “该死,它们也不是同盟,为什么也一同进攻?”
  “那就先退!”
  白凡不得已,把资源点里的高端战力也拉了出来,顶住巨型霜狼的攻击。
  猛犸人,人族仅剩的士兵,毛尖兽医生,精灵们。
  且战且退。
  好在他的恐怖骑士等前排兵种够硬,能扛得住,再加上双方的状态一增一减,压力也不是太大。
  其中有个非常主要的原因,就是这群巨型霜狼看着扑得很猛,但实际上每一爪子都带着一水车的水。
  否则,一群49级的紫色精英,一个照面,就能刷掉他所有的阵兵!
  一些生命值不是很健康的巨型荒原雪魄,被憎恶给勾了过来,集火秒了。
  果然,这些家伙才出极寒冰魄。
  不仅仅是极寒冰魄,还出了不少好东西,职业书都出了三本,而且还一模一样,都是雪法师。
  但一大堆东西,白凡来不及看,一股脑都收了起来。
  巨型霜狼倒是没什么残血。
  并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霜狼皮糙肉厚,还会一手冰甲技能,根本打不动。
  而荒原雪魄,因为是法系单位,所以比较好打。
  白凡阴气值也消耗的很快,主要是给前排兵种恢复生命。
  好在还有别的手段也可以恢复,不然前排早就被霜狼啃成骨头渣了!
  治疗图腾,治疗术之类的,也承担了很大的一部分压力。
  边打边退,都退了十几公里,这群野怪还是穷追不舍。
  可他们也不敢停下来。
  如果停下来打正面对抗,那用不了几分钟,霜狼就能撕开前面防线,冲到后面来杀脆皮了。也不知道这群巨型霜狼打什么主意。
  雪人长者是朝着他们的地盘退的,所以,他们也陆陆续续有了支援。
  雪人猎人,雪人武士,雪人巫女等等。
  有了新的力量加入,终于不是那么狼狈了。
  不过,还得继续后退,直到看到了雪人的营地,追兵才停下进攻。
  白凡一看不追了,一挥手,憎恶又拽了几个巨型荒原雪魄。
  霜狼这时倒是不打了,缓缓后退,藏在森林里,不见踪影。
  而巨型荒原雪魄却被激怒了。
  不打你们,就算是给你们面子了,居然还敢动手!
  一路追着打的战斗,让它们心里生出了自己很强大,前面的那些弱小敌人已经被打成狗的感觉。
  所以,面对雪人的对峙,才会如此愤怒。
  而愤怒的它们没发现,霜狼已经撤了。
  而单纯的荒原雪魄,单单雪人都不带怕的,更别说还有白凡在。
  战斗再次达到白热化,爆炸和轰鸣交织,暴风雪呼啸。
  渐渐的,巨型荒原雪魄发现身边同伴越来越少,这时才冷静下来,想起了逃跑。
  可已经迟了。
  几个小时后,最后一个巨型荒原雪魄也倒地了。
  雪魄的尸体被雪人拖回去,白凡奇怪,要那冰疙瘩有啥用。
  雪人长者倒是没啥心眼,直接说了:
  “我们的营地中有一个不冻泉眼,雪魄的尸体可以让不冻泉眼变大,流出更多泉水。这样,我们就可以获得更多的食物。”
  雪人长者还带他参观营地。
  说是营地,感觉更像一个小城市。
  除了一个个圆形的雪人小屋,还有很多的……暖棚?
  随着雪人长者带领参观,白凡发现这还真是暖棚。
  暖棚里面的温度,已经达到了零下二十几度。
  而外面,要零下一百多度!
  得亏他体质属性够高,绝对零度、岩浆洗澡都不在话下。
  暖棚里,种植着一些类似于西红柿树的白色植物,还长着雪白的果实。
  “雪原果树:绿色品质。植物类资源。营养丰富,味道甘甜。长期食用可增加抗寒能力。”
  雪人长者摘了一颗成熟的递给他,白凡吃了一口,感觉直接透心凉,心飞扬!
  参观了一圈,连不冻泉眼都见到了,就是个大水池子,平平无奇,品质也不过是蓝色罢了。
  参观中,白凡也了解到了,雪人一族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上千年,而他们这些雪人长者,也是从一开始就活到了现在。
  可从很早之前,他们的成长就到了一个极限,根本无法再增长。
  而且,也就只有在冰封深渊附近,才能保持他们的力量不会衰退。
  但,也没有再增长的余地!
  “你们没有去冰封深渊下面看看吗?”
  “我们想过了无数的办法,但根本无法下去。冰封深渊里有一股力量,阻止任何生命进入。”
  聊了一会儿雪人的情况,白凡就说起了他的计划。
  很简单,既然在这里没有了前进的道路,那就换一个更宽敞的地方。
  可雪人长者有点迟疑,万一白凡只说骗他们怎么办。
  一道通过那道门,后面是陷阱,那他们的整个族群就完了。
  白凡就说道:“你们可以派一个代表,跟我去看看。然后我再送他回来,就算真的有问题,那也不会让你们损失惨重。”
  这位雪人长者决定自己去。
  白凡打开暗界副本之门,结果发现雪人长者还过不去,说是这种感觉和冰封深渊前面的力量一样。
  白凡心里挖了个大槽,不会吧,难道那冰封深渊是另一个副本的入口?
  北极熊特产套娃?
  白凡只好花了一金币给这雪人长者弄了个玩家身份,仅仅是玩家身份,就让这老家伙震惊不已。
  雪白的大胡子都扯下来了几根。
  茫然的跟着白凡进了暗界副本。
  一进去,那生命之树就让雪人长者有种顶礼膜拜的感觉。
  周围千奇百怪的生物,让这雪人长者有点紧张,但他还是克制自己的战斗本能,没有端起枪管。
  等被白凡带着离开了护盾后,他看到狂风之上,铅云中那难以言喻的恐怖虚影时,他真的信了。
  等回到针松林荒原副本时,这个雪人长者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可吓坏了别人。
  “原来,我们真的只是生活在一个牢笼中。但现在,我们有机会可以出去了!”
  “真的吗,科洛夫!”
  “我以创世神起誓!”
  “但你如何确定,那里不会是第二个牢笼?”
  科洛夫大声道:“就算也是牢笼,也比这个牢笼大千百倍!”
  实际上,白凡仅仅是从子民的叙述中得到的信息,他们已知的暗界区域,距离就超过一亿公里,也就是血色大陆和盘古大陆的距离,都能从地球到火星一个来回了!
  仅仅是一个血色大陆,就比地球面积大无数倍!
  可能,也就魔王那个级别的不可思议的存在,会知道暗界到底有多大。
  随后,雪人长者科洛夫开始召集所有的雪人。
  白凡看到一些雪人女性,白色头发,蓝色眼睛,皮肤真正的比霜雪还白。
  有北极熊国年轻女性特有的味道,就是一个字,辣!
  然后,就开始搬家。
  白凡也给所有雪人赋予玩家身份。
  雪人数量很多,要好几千,所以这注定是个漫长的过程。
  至于会不会在那边热死,雪人长者科洛夫表示没有这个可能。
  因为雪人的血可是热的,他们只是特别能抵抗寒冷,并不是和雪魄一样,是冰疙瘩。
  “科洛夫,那些巨型荒原雪魄不是都被我们干掉了吗,它们现在没有高级战力,我们不如去把它们全部干掉!”
  “不,大人。即使是失去了所有的巨型荒原雪魄,但它们依旧有足够强大的底牌。之前,那些霜狼和巨型荒原雪魄为什么不强行把我们留下来?就是因为我们雪人也有足够强大的底牌,它们不确定有没有在我身上,所以只能慢慢磨,慢慢蚕食,绝不敢强攻!”
  “底牌?雪魄一族还有什么底牌?”
  “其实大家都清楚彼此的底牌。我们雪人有一件强大的武器,而雪魄有一座祭坛,可以把普通荒原雪魄变成巨型荒原雪魄。而霜狼,曾经出现过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,走在了我们所有人前面,它突破了那道天堑,不过突破之后,面临的就是极速衰弱,所以它自我封印,沉睡在霜狼领地,如果到了绝路,它肯定会苏醒的,到时候没有人能打败它!”
  “那雪怪呢?它们没有底牌吗?”
  “雪怪,雪怪很少和别的种族交流,可大家都知道,雪怪才是几个种族中最强大的。当年那霜狼天才突破后,就说过霜狼不能招惹雪怪,可没说不能招惹我们和别的种族。
  其实还有一个强大的种族,白熊,可它们并没有出现一个王者来统一,一盘散沙,所以显得不强。”
  
  
百度